美國大片網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150|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解密電影修復十三年

[復制鏈接]

1

主題

1

帖子

29

積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積分
29
QQ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8-13 18:50:0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作者 / 嘉棲

“傳承”,“情懷”,這是拍sir就電影修復工作向中國電影資料館事業發展部主任黎濤以及修復主管王崢咨詢時,頻繁出現的兩個關鍵詞。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西安臨潼(中國電影資料館西安電影資料庫所在地),有一支從建館以來就傳承下來的物理修復團隊,修復老電影的這門手藝,在他們之間代代流傳。

而在位于北京的中國電影資料館的數字修復中心,有一群熱愛電影的年輕修復師們,對老電影進行數字修復。就如王崢所強調的,電影修復是一項特別繁瑣且枯燥的工作,如果不是對電影有足夠的熱愛,恐怕堅持不下來。

你以為電影修復只是讓老電影們煥發新生,“更亮、更美、更清晰”?不,電影修復的最高境界是“修舊如舊”,讓老電影回到老電影原本的膠片質感,這其中有著復雜的工藝流程。

而對于修復師們來說,電影修復更是一項與時間賽跑的“搶救性工作”。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有越來越多的膠片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如不及時修復,可能就會面臨失去的遺憾。

而隨著科技的發展,從2k到4k,電影修復技術也在逐漸提高。剛剛結束的上影節,4k版本的《海上花》和《三毛流浪記》引發熱議,而在此前的北影節上,4k版本的《紅高粱》等影片也成了熱門搶票對象。修復影片似乎找到了它的市場價值。

▲《紅高粱》4k修復版







那么,目前國內電影修復現狀和水平到底如何?修復老電影未來的可能性和價值,又主要體現在哪兒呢?









國資、民營雙管齊下

從2k到4k技術發展

《天堂電影院》里有一幕,膠片突然失火差點危及老放映員的生命,多虧了多多奮不顧身去營救。或許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如今想起這個場景仍會心有余悸。

而膠片起火和膠片的材質有直接關系。在電影誕生初期,膠片都是硝酸片基,只要溫度超過40度就會自燃。而在國內,誕生于上世紀40年代以前的影片幾乎都是硝酸片基,這些老電影既是中國文化的瑰寶,又有著極大的安全隱患。因而,在中國電影資料館西安電影資料庫,有專門的易燃片庫,用以保存和隔絕這些最早期的珍貴電影底片。

到了后期,硝酸片基被淘汰,換成了醋酸片基、滌綸片基,雖不至于有安全隱患,但囿于保存條件的限制,仍面臨著酸化、變質等種種問題。尤其是醋酸片基,還會像人一樣感染“醋酸綜合癥狀”,一旦膠片“患上”這個病,就會化為粉末。

▲電影底片存放庫







鑒于此,對于“年歲已高”的電影膠片來說,修復刻不容緩。而這也是一個全球性問題。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起,歐美就展開了這項工作,最負盛名的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修復工作室、以及美國標準收藏公司等就為世界電影修復工作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國內,2006年國家開始實施“電影檔案影片數字化修護工程”,計劃每年投入3500萬元,由中國電影資料館牽頭,聯合中影集團、中國電影科學技術研究所、中國電影數字節目管理中心等機構,一起參與這項工程,推進中國2萬部老電影膠片的數字化修復、存檔工作。

可以說,這些具備修復技術的機構,共同成為了老電影的護航者。以電影資料館為例,至今已完成400余部老電影的2k修復工作,僅在2017年就有33部影片參與了國外展映,承擔了文化交流的重任。

而自2011年起,上海國際電影節也加入修復大軍,并逐漸形成了由上海電影節主導、積家出資贊助,意大利博洛尼亞修復實驗室主持修復的三方合作關系。

▲《舞臺姐妹》







至此,國內修復老電影形成了兩支隊伍,一為國家出資,由電影資料館、中影等機構共同參與的國資主力軍,二為民營資本、社會力量、國際機構三方協作的民營主力軍,共同為國產老電影的修復貢獻出自己的力量。

而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電影修復也逐漸進入4k時代。從2014年起,上海國際電影節就設立了“4K修復經典單元”。能在大銀幕上重溫4K版本的經典老片,對于影迷而言是幸事,因此這也成為了上影節搶票的熱門單元。

其中,第一部4k修復的國產電影為謝晉于1964年執導的《舞臺姐妹》,由博洛尼亞工作室負責修復。此后,在上影節亮相的4k經典華語片還有《英雄本色》《窗外》等。







2017年,中國電影資料館也逐漸開始了“4K”修復工作,并于2018年推出兩部自主獨立修復的4k版本的《盜馬賊》和《黃土地》,標志著我國電影修復技術從2k邁到了4k時代。而2018年在上影節放映的《安魂》和《芙蓉鎮》則是上海電影技術廠首次自主進行修復的4k影片。

在剛剛結束的上影節上,也有兩部4k修復影片引發了廣泛關注。其中,侯孝賢執導的《海上花》成為了今年的爆款影片,一票難求。另一部則是由愛奇藝影業主導,江蘇華夏電影膠片修復技術公司負責修復的《三毛流浪記》。據悉,該片還運用了ZoomAI視頻增強技術。

由此,可以看到互聯網影業也加入了修復大潮中。據悉,除了愛奇藝,優酷也在2018年啟動了“經典影劇修復計劃”,目前共完成了對上百部劇集與數十部影片的修復。從無到有,從2k到4k,從人力到人工智能,國內電影修復工程開展十余年來,逐漸步入了更高科技的階段。









修復三大步驟

繁瑣流程基礎耗費幾十萬

不過,從上文也可以看到,目前掌握電影修復技術的國內機構并不多,尤其是能夠進行4k修復的僅有中國電影資料館、中影后期、中國電影技術科學研究所、上海電影技術等屈指可數的幾家。

那么,修復一部電影究竟有多少道工序?要耗費多少人力財力?4k技術又有何特別之處呢?

▲檢片臺







拍sir就此也請教了中國電影資料館修復主管王崢,有著12年修復經驗的他,可以說是目前國內最早開始從事電影修復工作的人之一。

一般來說,電影修復分為物理修復、數字修復、藝術修復三大步驟。年代久遠的電影老膠片,往往會有灰塵、污垢等表面問題。物理修復,即對老膠片進行接補、清潔等工作,以便后續的數字化掃描。據王崢介紹,在陜西西安臨潼,有一支建館以來就傳承下來的物理修復團隊,修復師們都是和膠片打了一輩子交道,再把這門手藝傳授給年輕人。

經過物理修復過的電影原始素材,再通過鐵路運輸送到電影資料館,進行下一步的數字修復。當然,由于情況特殊,也有些電影素材在運輸過來時就處于岌岌可危的狀態。







比如國內現存最早的電影故事片1922年的《勞工之愛情》,盡管西安的物理修復師們盡全力保護,但膠片仍極易折脆。數字修復團隊這邊接手過后,緊急開會制定修復方案,“僅僅不到十分鐘的素材,卻整整用了三天三夜才搶救過來(數字化掃描)。”王崢說道。

走進資料館的修復室,便可以看到地上有幾摞擺放整齊的電影素材。它們要在數字修復之前再通過超聲波清潔機進行進一步的清潔處理。而數字化修復,即在對膠片進行數字化掃描之后,逐幀處理霉斑、掉色、圖像抖動、劃痕、閃爍、噪聲、變色、模糊等各種問題。

▲電影素材







以資料館為例,一般初級修復師(工作三年以內)都是做最基礎的修復工作,中級修復師則會專門針對丟幀、抖動、閃爍等復雜問題進行集中修復,而高級修復師,則是修復工作的總控師,進行全局的把控,以及處理一些特別難的修復鏡頭,比如需要用特效去修補的鏡頭。

而一部影片大概有12到15萬幀,往往需要十來個人共同修復完成。即便如此,每一個人負責十分鐘也就是一萬多幀,也是極大的工作量。有時甚至會遇到反復返工檢查修復的情況,一天也修不了多少幀。這就要求修復師們必須得有極大的耐心,同時也必須十分專注,才能不放過任何一幀的遺漏。

藝術修復,則是資料館在修復過程中逐漸摸索出來的一道工序。很多觀眾都會認為,修復一部影片是讓它能夠以“全新”的面貌出現在大銀幕上,但事實上,電影修復的最高原則是“修舊如舊”,是要讓電影保持其原來膠片的質感。如資料館事業部主任黎濤所言,“技術是為藝術服務的工具。”

▲膠片掃描儀







因而,資料館在條件允許下會盡量把電影當年的主創和我館專家老師二級研究員陳墨請到現場,讓他們來對影片最后的調色等方面進行指導。據王崢透露,《盜馬賊》田壯壯導演、當年的攝影師侯詠,《血色清晨》李少紅導演、曾念平攝影等都有來到修復現場給予修復師們意見指導。而今年的《海上花》最后的調色也是由侯孝賢導演和該片攝影指導李屏賓在臺北完成。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影片的原汁原味。

當然了,目前國內的電影修復水平不一,也沒有相對統一的評判標準。因而,難免有些影迷會抱有“國內修復水平有點水”的認知。不過,資料館作為全國唯一保存有近萬部電影原始素材的地方,能夠直接用底片修復而非電影拷貝修復,相對來說其修復水平就更有質量保障,能夠參與國外電影節展映就是實力的印證。

而4k修復和普通2k修復在基本步驟上沒有區別,而其之所以還沒有完全普及,是因為需要更多的人力、財力。普通的2k修復(分辨率2048*1556)完全依靠人工修復大概在兩個星期左右能完成一部影片,花費大概在30萬元左右。而4k修復(分辨率4096*3112),工作量是普通的4部,因而起碼在兩個月以上,甚至是三個月、半年之久,才能完成一部影片的修復。

▲《黃土地》“4K”修復后圖像與“2K”圖像對比







而且,一部“4K”修復電影的圖像文件數據量約在6TB,在修復過程中很多環節需要進行實時處理,因此需要很先進的圖像處理器才能滿足修復需求。種種都是花費,相應的成本也是普通修復的四倍甚至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人工智能技術近年來也逐漸被應用到了電影修復之中。比如初期簡單的基礎修復工作,現在已經能夠使用人工智能來提高工作效率。此外,尤其是在聲音修復方面,資料館正在與中國傳媒大學共同研發的“歷史影音資料館音頻修復方法與技術研究”課題運用神經網絡技術,將老片中遺失的聲音找回來。“不過,只能說成功了50%。目前修復出來的聲音還欠缺一些情感色彩。”王崢拿著修復版的上官云珠聲音,邊放邊說,“以后會逐漸細化聲音的喜怒哀樂,按照不同的情感分類,再讓機器去學習。”

“人工智能只是一種技術,它能夠做到標準化;但作為電影行業工作者,我們不能忘了自己的傳統。人工智能幫助我們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不是取代我們。”王崢說道。









市場潛力與艱難現狀并存

從目前的國產電影市場來說,似乎大家對電影修復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尤其是當老片重映逐漸也成了一門生意。事實上,電影修復的未來市場,既有無限可挖掘的潛力,但也正處于艱難的開端。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4k修復版







以電影修復事業自身來說,專業人才的缺乏或許是一方面。比如資料館的物理修復師們,雖說有“子承父業”的說法,但礙不過青黃不接。而這樣的問題,在上海電影技術廠等機構也同樣存在著。

而做數字修復的修復師們,以電影資料館為例,一般會招收有美術專業、或者是計算機專業的學生,進行系統的培訓之后才能上崗就業。因而,從理論上來說,不缺可從事數字修復工作的專業人才,缺乏的是愿意做修復工作的人才。

在王崢看來,這是一份需要情懷才能堅持下去的工作。畢竟,艱苦的時候,大家會為了修復《盜馬賊》兩個星期不回家;繁瑣的時候,需要一幀一幀一遍一遍的調試。如果不熱愛電影,可能無法傾注心血去完成。

另一方面,電影修復其本身就具備更為宏大的文化價值意義。老電影不僅僅是中國電影史的重要注腳,同時也是整個世界電影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珍貴的文化財產。正如電影修復的原則“搶救為主,應用為輔”,對于即將消失的文化瑰寶而言,搶救修復刻不容緩。

▲《英雄本色》修復前后對比







當然,一些經典的老電影除了具備歷史研究價值之外,同樣還具備商業價值。尤其是一些名垂影史的影片,往往會引發觀眾的熱捧。因而,可以看到在國內外各大電影節上,經典老片的修復版本一搶而空。有些甚至還能夠在院線上映。比如此前的《英雄本色》,而由愛奇藝主導修復的《三毛流浪記》預計還將會在國慶上映。在電影資料館,也會有這些修復影片的展映活動。

而隨著互聯網影業的進入,修復老片似乎找到了一個和年輕觀眾更為契合的網絡傳播平臺。比如,此前由愛奇藝和資料館合作的電視劇《渴望》修復版就已經在網絡上線。不過,相對于當下的網劇、綜藝等,老電影該如何找到它的受眾,且自發形成傳播點,也是一個問題。畢竟,很多想看老片、老劇的觀眾,可能還不知道它們已經經過修復,煥然新生了。

因而,總體來說,電影修復任重道遠,但不管是對行業還是對市場,都是功德無量的事情。需要更多人認知,也需要更多人加入到這個隊伍當中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免責聲明:美國大片網-www.oravfp.live所有資源來自網絡用戶分享純屬公益電影交流,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和種子資源,如無意中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立即刪除相關文章

GMT+8, 2019-11-19 07:27 , Processed in 0.069086 second(s), 19 queries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河南幸运彩票走势图